提前交卷
刺激
党在我心中
ever after high
整个走形
室友说是脑子
还没画完的时候

+

蓝色真的好舒服
吸管真是个好东西
在只带了一种笔头自来水笔的情况下

+

色彩感人
用的是圣托里尼
原图意外的偏绿
拍出来的效果好看
本来上面还要画
但是这样很好看
有点不敢下手了

+

照例是一个很难睡着的晚上
后天是最后一门考试
这一年很快也要结束啦
看到了同学的总结
所以感慨一下
终于认识了军训就觉得很有趣的同学
或许当初我不应该退大群的哈哈哈哈哈
然后
有很多很不开心的事
也有很多很开心的事
以至于 回想起它们的快乐
能让眼角都刻上皱纹
遇到了我认为能结交一生的挚友们
啊 游戏 虽然我玩的很差
但游戏结缘
这份羁绊难以割舍
觉得自己虚度了年华
并没有培养专业素养
但是挖掘了很多爱好
期望能够坚持
大家都中了西班牙的毒
我也是
忽然 它似乎就成了我们的第二故乡
希望下学期好好做人
不败胶带了 暂时 ……
要买也要用自己赚到的 嗯
生活不长明媚
祝愿心情灿烂

+

临摹
被断水漏墨的笔坑到
练速度
就算a了
也沉迷画艾尔
为什么别人的圆珠笔画这么好看???

+

记得应该是一列回学校的动车
当时我想的是
可能是通往天国的阶梯吧
那道光
同学说
死亡诗社里说
天堂是图书馆的样子?
我不是很记得
但是
当时一个人的旅途
看到这样的天空
感觉心灵都治愈了

+

考前太浪了
不想复习
追剧
补番

很容易胡思乱想
从四月开始
心情似乎就没有好转过
阴阴郁郁

+

ALONE

+

心疼自己
想画齿轮元素
一个多小时各种找图片参考
蒸汽朋克
该是什么风格
这么小半张
花了两个多小时
信?

+

同学说是暴雨天
哈哈哈哈哈哈哈

+

心态爆炸
真的很讨厌熄灯以后吹头发的
睡眠很差的我
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
我不应该把耳塞留在家里

+

崩坏向
小魔女
成体
完全是另一个人了
吼吼吼

+

周末疯狂画画
不想学习啊啊啊啊
颜色调不出就乱涂
毕竟我只有几罐墨水
有参考 然后毁图

+

超级乱的书桌
最近吃土买的胶带之一
塔纳托斯崩坏

+

我这个人
做什么事
喜欢什么
常常都是
三分热度
但是有些
执着多年
白日做梦
艾尔之光
奇魔科幻
涂鸦看书
还有就是
喜欢你

+

“爱上一个人就像创造一种宗教,而那宗教的神是靠不住的。”

+

讲真我现在的脑内小剧场
脑补max x 亚当 两机器人能甜甜的
机器人与人之恋总是苦涩甜蜜交织
但更多 好像不太能善终
不管是因为算法也好 程序也罢 或者是觉醒的人性
大多 他们的爱专一执着 却很难有回报
机器人 恋爱型机器人 或者其他
作为替代品出现
在主人的眼里
也不会是人 只是替代品――机器人
人工智能
问题不是如何制造能爱的人的机器人
而是
人类能不能爱他们
就有点悲伤
还是男神说的
我们要学习爱

+

自我感觉良好的摸鱼
再描一遍可能会再变一次脸呢

+

在等卖家回我的过程中
脑子里脑补了n场戏
下次还是等到回复了
再转账吧
害怕

+

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到底想不想吃葡萄?

+

超过一小时
贴到眼睛瞎
放弃五官

+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
尼玛说,大学是给你开拓未知的地方,不是给你扑向已知的鱼塘
碌碌无为时,我想,我可能是干死在知识的浅滩上了
毒药止疼,却不治根
没想到上了大学,还会有这么多黑沉沉的思想
我本以为,这些怨,本是中二党和高三狗的专利
只怕,走入社会会更多吧
男神总是热衷于灌黑鸡汤
但那对我来说,却是混沌中的一丝热气
言多必失,苦果难尽

+

我早知道
祸从口出
仍是
死性未改
语言
实在是太容易带来误会的东西
幸好还是有着
能够听懂我的人
需要别人翻译的岁月
仍是比现在一人的年纪
要单纯快乐的许多
虽然那个人变了这么多
我也变了这么多
相信 内核不变
他还是他
我不是我

+

明天就是终结了
希望我能好好表现
希望我们团队能拿到好成绩
大家都好努力
fighting!!!
普通话考试裸考
阿门

+

从高中到现在
一直不能理解
熄灯前各种玩游戏
各种看直播
熄灯后吹头发
打灯学习
偶尔还念书的
exo me?
还有
老是迟到的
一次是意外
次次就该反省自己了好不好
设个闹钟 提早出门会怎样

+

碎碎念

其实我什么都听见了
只是装作不知道
为了自保

+

今天过的超级充实
当然也很累
满脑子的星间飞行
明明事情很多 单词一点没背
还是做了这个
哈哈哈哈 之前把lo删了
今天又下了回来
感觉有好多要说
所以
公主抱果然只会发生在剧中呢

+

这款星空 胶带

扫描出来特别好看

+

哈哈哈哈哈

开始画是很偶然的

这个系列叫做

舍不得洗笔 系列

同款还有抄写时候舍不得洗笔 而写出了渐变

+

永恒真是个美好的词汇。

无数名家争相添上自己的注脚。

你会联想到什么?

我会想到光明,温暖,平和,死亡,然后是永久的沉寂。

永恒可以是无限,也可以是一瞬间。

Hans说永恒比时间只多了一秒。

一秒。

在这一秒里,新鲜之物诞生,腐朽之物陨落;

在这一秒里,人们一见钟情坠入爱河,人们一言不合分道扬镳;

在这一秒里,我们相遇,我们分离。

在这一秒里,我见证了永恒。

它被无限拉长,我才得以细细回味。

你慵懒下垂的眼尾,

你脸颊上的细绒毛,

你嘴角左侧的酒窝,

你下巴右边的痘痘。

因为你很好看。

在这一秒里,我无暇顾及其他。

你微驼的身姿,

你帅气的着装,

你无形...

+

© 62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